美國女子操控親姐謀殺丈夫,不料卻被丈夫反殺,法庭怒稱丈夫變態

1996年9月25日晚上11點鐘,51歲的檢察官荷西和32歲的妻子妮可,在臥室共度二人世界準備入眠,就在臨睡前,妻子妮可突然想吃雪糕,荷西知道妻子最近一直在減肥,只吃低熱量的雪糕。

於是,他起身前往車庫的冰箱給妻子拿雪糕,也就在這時,家裡的狗突然開始瘋狂的狂吠,直覺告訴荷西可能會有危險。為了安全起見,他帶上了一把藏在衛生間裡的手槍用作防身,就在他打開車庫門的瞬間,一名黑衣人突然從黑影中向荷西連開3槍,幸運的是三槍全部打遍,處於高度警覺的荷西立馬掏槍還擊,一槍命中了黑衣人的腹部,黑衣人應聲倒下。

驚魂未定中荷西趕緊撥打了911報警電話,並大聲呼喊妻子。當警方到達現場後,三個孩子被立即送往對面的鄰居家進行保護,探員發現襲擊者身穿戴冬帽的深色運動衫,戴著黑色假髮和護目鏡,此刻已經昏迷不醒,即刻被送往當地的急救中心進行搶救。

在對整棟房屋進行仔細勘查過後,探員們很疑惑,整棟房屋並沒有被破窗,門也沒有被撬開的痕跡,那入侵者究竟是如何進入到車庫的呢?入侵者是否在門不開的情況下,可以進入到荷西家的車庫?以及是否和荷西夫婦認識?雖然入侵者向荷西開槍,那荷西是不是兇手的預定目標呢?

荷西和妮可兩人於5年前的結婚,5年時間裡他們一共生育有三個孩子,一家人一直過著安靜平和的生活,一天後就是他們大女兒4週歲的生日。荷西作為一名資深檢察官,他確實起訴過一些幫派成員以及家庭暴力的肇事者,但他的工作也主要集中在一些輕罪起訴上,所以有人報復的可能性其實並不大。為了保險起見,荷西在家中很多地方都藏有槍支以備不時之需。

妻子妮可是一名專業的離婚律師,專門處理情感法律糾紛問題,也正因此探員懷疑兇手的目標有可能是妮可。

荷西夫婦被帶往警局並接受分開問話,與此同時,急救人員傳來一個炸裂的消息,正在搶救的行兇者是一名女性。通常情況下,女性入室謀殺非常少見,難道這名兇手和荷西存在感情糾紛嗎?這名神秘的女人究竟是誰?

面對警方的問詢,驚魂未定的荷西顯得非常困惑,他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要殺害自己,他雖然有過兩次失敗的婚姻,但他沒有小三,他不認為前妻會對自己痛下殺手。另一個房間裡的妮可則相對平靜,她也表示自己大腦一片空白,她無法想象有人會對自己的丈夫圖謀不軌。此時,醫院裡醫護人員在入侵者的手腕上,發現了一把福特野馬的鑰匙,警方希望可以找到有關車輛以幫助偵破此案,便立即對荷西家周圍進行搜查。

果然,探員在距離荷西家幾個街區的街口,找到了與車鑰匙匹配的福特汽車,在車輛後排座位,探員發現了一個塑料袋,裡面裝著撕碎的紙片,上面有文字,碎紙片很快被送到法醫實驗室進行還原。

然而,當警方對車輛的車牌進行調查時,發現此車輛主人名叫莉奈特,竟然是妮可的姐姐。當這個消息被傳達到,正在對荷西夫婦進行審問的探員這裡時,探員們感覺非常意外,妮可的姐姐為什麼要把槍口對準荷西?難道她和荷西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嗎?

探員詢問荷西,他和妻子的姐姐莉奈特的關係,荷西感覺很疑惑,他反問探員為什麼會突然問起莉奈特?他說根本不瞭解莉奈特,和莉奈特交際很少,對她沒有什麼特別的評價。而在隔壁的妮可,在探員問起同樣的問題時,妮可表現的很平靜,她說她和姐姐關係非常好,姐姐有過3次失敗的婚姻,生育過3個孩子,不過三個孩子都歸她的三個前夫所有。

難道是姐妹兩人巨大的反差,導致麗奈特對妹妹產生了仇視嗎?

但探員們總感覺妮可過於平靜,並且自始至終,她都沒有對警方突然提到她的姐姐而感到好奇,這一點極不尋常。期間,妮可突然提出要去衛生間,由於衛生間內沒有錄音設備,陪同的女警希望在去衛生間的途中,妮可可以問一個問題,那就是為什麼警方會突然問起她的姐姐,但讓女警吃驚的是,妮可問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問題,她說警官你吃過減肥雪糕嗎?如果你有減肥的打算,可以嘗試一下。

雖然警方感覺妮可的表現十分可疑,但因為沒有十足的證據,只能將她和丈夫荷西釋放回家,但在探員開車送二人回家時,他們注意到妮可在車上的行為很怪異,她用手撫摸著丈夫荷西的臉,表現出依依不捨的奇怪神態。

與此同時,探員接到了醫院方面打來的電話,妮可的姐姐莉奈特已經醒了,但仍處於危急狀態中,探員立馬趕往了醫院,而此時的莉奈特喉嚨中插著管道,根本無法說話。

探員輕聲地詢問她,是否可以和分享一些有用的信息,莉奈特做了一個寫字的手勢,於是探員遞給他一個記事本和一支筆,她寫了兩個奇怪的單詞——健怡可樂,沒有人知道,莉奈特究竟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,之後又昏迷了過去。

9月27日,槍擊案發生兩天後,法醫將撕碎的紙片拼湊了出來,信中寫道:

戴上假髮,不要化妝,戴上你的手套,子彈朝著前方射擊,如果一槍打不死,就多開幾槍。如果你執行了契約,就會得到很多好處,我會幫助你擺脫掉債務危機,並幫助你獲得你兒子的監護權,甚至可以幫助你進行豐胸手術,只要你執行了這個計劃,沒有什麼是你不能擁有的,要準時上下班,在外人面前要和平時的表現不能有任何一樣,你可以做到,你要相信自己。

整封信並沒有署名,但信的內容中,多次出現了媽媽這個稱謂,探員意識到,這封信極有可能是妮可所寫。

為了保險起見,他們立馬驅車趕往了荷西家,當他們到達時,他們一家人正在為大女兒過4週歲生日,妮可直接被戴上了手銬,她並沒有反抗,而荷西感覺非常驚訝,他不敢相信向他開槍的會是妻子的姐姐莉奈特,更不相信妻子是幕後的指使。因信件的證據十分有利,妮可因謀殺未遂而被逮捕。

審訊室裡,妮可一言不發,她始終不承認警方的指控,但探員根據掌握的線索,還是推演出了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。

姐姐莉奈特有過幾次失敗的婚姻,並且離婚後孩子均被判給了幾任前夫,幾經波折,她的精神出現了一些問題,並變得非常自卑,開始重度依賴一些精神藥物,只能和年邁的母親蝸居在一起。而妹妹妮可則表現出壓倒性的優勢,她不僅擁有律師的工作,並且家庭美滿,莉奈特不得不在生活中依賴妹妹救濟,而妹妹妮可則逐漸學會操控姐姐的一切,處於某些原因,妮可厭倦了自己51歲的丈夫,於是她提出讓姐姐幫忙除掉自己的丈夫。莉奈特因為先前失敗的婚姻,她理解妹妹目前的困境,所以她答應了妹妹。

她們原本計劃在24日下午動手,但荷西在當天下午因為工作的事情,而並沒有及時回家,直至推遲到25日晚上,妮可告訴姐姐莉奈特,她可以從車庫的側門進入,門不會鎖,她只需要躲進車庫中。當晚11點,在妮可和丈夫荷西度過二人世界後,妮可會以要吃減肥雪糕的理由把丈夫荷西騙入車庫,只要槍聲一響,兩個人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了。

為此她還從家中眾多槍之中,挑選了一把槍給姐姐,但這一把槍是家中所有槍之中威力最小的一把,為什麼會選這把槍,我們不得而知。

妮可叮囑莉奈特把信看完撕碎扔掉,或許是莉奈特精神過於緊張,她撕碎之後,直接扔到了車輛後排座位上,調查還發現,荷西擁有幾份大額的人壽保險,只要他出現意外,妮可則是唯一的受益者。

10月8日,案發半個月,莉奈特在醫院不治身亡,警方指控妮可操控謀殺和導致他人死亡罪名,妮可對這兩項罪名指控均表示不認罪。

1997年1月,案件正式開庭審理,讓法庭意外的是,妮可直接承認了自己的罪行,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儘快離婚。她說,確實是自己讓姐姐去除掉丈夫荷西的,原因是荷西是一個渣男,她在結婚的5年時間裡,常常遭受來自荷西的家庭暴力,有一次自己的下巴都被打脫臼了;不僅如此,荷西情色成癮是個十足的變態。

在聽到妻子對自己的指控時,法庭上的荷西十分震驚,他說他不是這樣的人,他拒絕指控妻子,並要求駁回此案,他妻子的言行是因為減肥藥的作用。

1997年1月23日,妮可故意過屍殺人罪和謀殺未遂罪兩項罪名成立,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,判刑後荷西仍然堅持認為妻子是無辜的,他幾乎每天都會去監獄探望妮可,每天打電話給她,並盡其所能保持一個支持她的丈夫,再後來荷西掙扎了很多年,他經常把自己鎖在浴室裡偷偷哭泣,並最終接受了現實,選擇結束這段婚姻。

2012年,妮可刑滿釋放並再婚,她和新任丈夫一起搬入亞利桑那州,她沒有和三個孩子取得聯繫,三個孩子也表示他們會是自己的母親為陌生人。

對於莉奈特在病床上所寫的【健怡可樂】並無其他含義,警方認為她只是為了迷惑警方,以保護妹妹的安全。

大家感覺這段婚姻究竟是誰的錯?荷西真是的妮可所說的變態嗎?還是妮可為離婚找的藉口?歡迎留言評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