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蘭鹿特丹萬人挺巴勒斯坦示威,麥當勞遭襲擊

週日,在鹿特丹市中心地區 Binnenrotte 舉行的親巴勒斯坦示威活動中,約 10000 人參加,他們批評了荷蘭的親以色列政策,表達了對加沙無辜平民流血的擔憂。



示威者在廣場中心搭起了一個舞臺,呼籲公民“不要聽從(政府的立場)”,後來在主要幹道舉行的抗議遊行中,示威者威脅要襲擊市中心的快餐店麥當勞,因為據稱該公司支持以色列。


人們來到麥當勞前面,高喊“抵制麥當勞”。示威者向麥當勞外牆投擲瓶子,麥當勞一段時間不得不關門。 不過,荷蘭警察成功阻止了一場真正的衝擊。



一群身穿黑衣、矇住眼睛的穆斯林婦女走在鹿特丹遊行的最前面,她們染紅了雙手,認為這象徵著加沙兒童流淌的鮮血。 許多年輕的抗議者都蒙著臉。



遊行隊伍敲起了鼓點,高喊著口號,橫幅上寫著數千名遇難平民和兒童的名字。


早些時候,示威者稱荷蘭政府對加沙的“種族滅絕” 部分負有責任,舞臺上高呼“公民不聽從的時刻已經到來”。 “我們必須擴大規模。 我們有公民不聽從的權利,我們有權封鎖港口、封鎖飛機、封鎖道路,我們必須這樣做。我們和平地採取任何必要的手段。”


示威者大規模呼籲加沙停火。荷蘭政黨思考黨(Denk)的成員舉著一面巨大的巴勒斯坦國旗。



有穆斯林在市中心 Binnenrotte 附近的廣場上祈禱。 一些演講是阿拉伯語的,沒有翻譯。 示威者高呼“解放巴勒斯坦”,揮舞著巴勒斯坦旗幟,上面寫著:“從河流到海洋,巴勒斯坦將獲得自由”。



一名示威者刻意挑釁地揮舞著塔利班旗幟。


來自 No Limit 摩托車俱樂部的摩托車手騎車進入 Binnenrotte ,並點燃了綠色或者紅色的信號彈。


上星期的示威


上星期,這裡也曾經有親巴勒斯坦的示威,但是,上週的示威活動引起了該市議會最大的政黨安居黨(Leefbaar Rotterdam)對鹿特丹市市長阿布塔萊的批評,因為在德國被禁止的 組織Samidoun是該活動的共同組織者。


Samidoun在德國慶祝 10 月 7 日發生的對以色列的恐怖事件, 招待參加者吃餡餅。


該組織長期以來一直與哈馬斯有聯繫,去年10月底,Samidoun歐洲領導人哈提卜(Mohammed Khatib)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大樓前,發表了針對歐盟的激烈仇恨言論,“擊敗以色列就意味著擊敗美國,就意味著擊敗加拿大,意味著擊敗歐洲議會。 這意味著所有非洲人、阿爾及利亞人和摩洛哥人的迴歸。”


當時,市長阿布塔萊表示,他決定允許示威活動繼續進行,因為Samidoun在德國被禁止,但在荷蘭則不然。


呂特當時的回應


上週日下午在鹿特丹 Witte de Withstraat 參加大選競選活動的荷蘭看守首相呂特表示,他對Samidoun 的瞭解還不夠多,無法確定他們的角色。 他說:“我對此瞭解還不夠。 我一直非常忙於與那裡的領導人一起處理衝突,保持對以色列的支持,以便他們能夠保護自己免受恐怖襲擊。 這對於他們恢復威懾力至關重要。 但與此同時,我們也積極研究如何通過陸路、海上和空中方式向加沙提供人道主義援助。”


他說,是否允許示威,這個問題由市長決定。 “我只從側面觀察,我認為當局會注意到這一點。”


“施加政治壓力”


鹿特丹居民德萊維(Benji de Levie)是親巴勒斯坦示威活動的發言人,他表示抗議和行動將繼續有增無減。他說: “終於會有一天,讓荷蘭政府意識到是種族滅絕的同謀。”


德萊維本人也是猶太人,但他表示,讓加沙受害者知道整個世界都在站起來為他們呼籲,這一點很重要,“我們正在施加政治壓力。”


德萊維代表鹿特丹巴勒斯坦聯盟證實,Samidoun也加入了該組織, “Samidoun有一些人參與了該組織活動,就是這樣。”


由於示威活動,鹿特丹的室內大街市Markthal 市場於週日晚上提前關閉。


在給市政府聯會 VNG 和安全委員會的一封信中,荷蘭鐵路公司NS和Prorail呼籲警方和市政當局儘早干預荷蘭車站的親巴勒斯坦示威活動。 據 NS 和 Prorail 稱,這些行動給旅客帶來了太多的不便。